北京: 伦敦: 纽约: 东京:22:56:31
相关推荐

泛亚兑付危局再升级 正威集团否认接盘传闻

作者:上海石油交易所  来源:上海石油交易所  日期:2017-01-18 09:24:00 

上海石油交易所正规、合法的交易平台,提供  上海交易所 上海交易所网站 等相关信息。

  泛亚兑付危局仍然未破。

  9月21日下午一点左右,若干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下称泛亚交易所)投资者聚集在中国证监会所在的北京富凯大厦门前,希望通过集体的力量来讨得对于上述泛亚兑付危机事件的说法。

  现场一位投资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描述,多位投资者代表进入证监会与有关人员进行了沟通,并随后前往公安部门说明情况,在下午三点多时才离开现场。

  来自江苏常州的投资者李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己从2013年就开始投资泛亚交易所的产品,目前已投资了数百万元,之所以投资的原因也是看中泛亚不引人怀疑的收益率、正常的销售、宣传渠道以及泛亚背后的“政府背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所最新获得的一份泛亚交易所内部文件显示,泛亚交易所拟向监管部门备案,采取两项措施,化解目前流动性危机,其中包括退市了结6种交易商品和进行债务重组。

  不过,这已非泛亚交出的第一次解决方案,此前,泛亚交易所曾表示可将部分资金转去其互联网金融平台泛融网,同时还有传言其正在和正威集团进行股权谈判。

  但正威集团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多次否认市场上流传的其将要接盘重组泛亚的说法。正威集团对外媒介部门的一位范女士表示,公司从未向外透露过将要重组泛亚的消息,“那很可能是泛亚自己放出来的假消息,跟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现场多位投资者认为,所谓将资金转投泛融网,不过是泛亚“玩的一个把戏”,泛亚承诺倘若将钱转投泛融网,按照三个月、六个月、一年和两年的档次分了类,到期可以提取收益,“但谁知道,投钱去泛融网的第一个月的收益就没拿到”。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拨打泛亚交易所多名内部人士电话求证,但均无人接听。

  让人避之不及的泛亚

  撇清关系的不仅是正威集团,9月21日晚间,云南锗业(002428.SZ)公告称在2012年10月就已停止向泛亚交易所销售产品。而2014年4月,董事长包文东应邀出席会议仅仅为祝贺。除此之外,其发言并不存在任何实质意义。

  云南锗业同时还表示,在泛亚交易所向公司购买产品的过程中,购货方为泛亚交易所本身。公司向泛亚交易所开具了销售发票,按期收到了其支付的货款。泛亚交易所向公司购买产品过程中,不存在公司不卖货的情形。

  来自云南昆明的投资者张先生告诉记者,自从泛亚出现兑付危机后,自己与其他投资者一直希望获得解决,但相关要求尚未得到回应。

  记者致电云南金融办一位处级领导,该领导对此亦表示:“目前金融办对这事很重视,我们正在积极研究解决方案,但是不是我归口管的,具体解决方案我也不知道进展到哪里了。”

  上述投资者出示的一份材料显示,在8月3日,投资者曾到云南省金融办反映泛亚交易所的情况,金融办对此给出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

  据当地金融办称,根据《信访条例》,涉及与企业合同经济纠纷的诉求应向企业提出或走法律途径,涉及政府的应向属地信访部门提出;同时,据《云南省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方案》(云政办发[2011]256号),昆明市政府负责泛亚有色交易所的日常监督工作。

  2010年,泛亚作为昆明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由政府批准设立。当年12月27日,昆明市政府印发《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交易市场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并成立由分管金融副市长任组长的监管委员会,对其进行监管。

  一位大宗商品交易平台业内人士表示:“按目前对清算各地交易所最高文件国发〔2011〕38 号、国办发〔2012〕37号文和商务部3号令,真正的监管只有地方政府,相关法规、办法都是地方政府制定。在经过清理整顿后目前全国应该还有1000家左右的交易所存在。现在还有很多新成立的都挂着电子商务的名义,也很难清查。”

  对于这种清而不完的现象,上述业内人士也表示无奈:“中央要金融安全,地方想经济发展,而真正的监管又在地方,那当然是挤牙膏,戳一下动一下了。不过,现在上海、深圳等地也有积极的探索,包括引入第三方进行资金托管和清算等办法。”

  巨资买下意马国际?

  北京地区投资者代表周东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对于泛亚的实际控制人单九良而言,类似情况或已非首次出现,单九良在上海成立上海考尔煤炭电子交易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考尔”)时,经历就与本次极为相似。

  上海考尔于2006年11月成立,目前企业状态是存续,法定代表人即为单九良。上海考尔在2010年遇到资金兑付危机,其主要负责人刘立东后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

  而就在泛亚交易所危机不断发酵的时候,单九良还在香港购买了意马国际(00585.HK)的控股权。

  2014年7月29日,意马国际宣布股权易手,公司最大单一股东、有“红筹之父”之称的梁伯韬将所持有的20.88亿股意马国际,以0.26港元/股的价格出售给买方——单九良和张鹏女士。此次出售股权价格较公告日前的收盘价溢价42.8%,涉及5.43亿港元。

  意马国际也近乎是个空壳。在其中期报告中显示,其在香港仅有3名雇员。由于出售,2015年开始截至2015年6月30日的六个月并无任何收益、销售成本和毛利。(21世纪经济报道)

  风波升级:投资者意见不一

  危机不断升级,在泛亚所投资者组建的多个QQ群里,各地的投资者都在表达着相同的焦虑。作为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泛亚所出现的兑付问题引起舆论高度关注。

  今年7月,泛亚所流动性风波引发投资者与交易所及云南监管部门陷入僵持。而按照泛亚所公布的数据,这场兑付危机涉及投资者上万人,风波很快在全国多个城市发酵。风波的起源是泛亚所的一款号称“随进随出固定收益产品”日金宝。日金宝购买门槛为1000元,年化收益率可达12.04%,但该产品的投资及运营模式备受争议。今年上半年以来,受有色金属期货市场持续走弱、股市吸金等因素的影响,日金宝委托受托交易商出现了资金赎回困难。

  今年8月,有投资者在上海围堵到泛亚所董事长、总裁单九良。而在最近的一个月内,国内多地投资者公开呼吁要求彻查泛亚所,尽快给出解决方案。而众多泛亚所投资者对如何解决目前困局也存在分歧。大部分投资者并不希望交易所就此清算,愿意接受暂时限制出金的措施,而有部分投资者认为泛亚所模式存在问题希望尽快退出。

  各方僵持:新系统延期上线

  尽管如此,泛亚所的新闻发布会失约及新系统延期上线,让诸多投资者失去耐心。在投资者、监管方及泛亚所各方的僵持之下,这次风波的解决方案陷入僵局。

  7月中旬,泛亚所曾对记者回应称,无法出金的流动性困境正在解决,保证不让投资者受损失。泛亚所当时曾向投资者承诺,9月1日新交易系统上线后将有望解决兑付问题。

  而时至昨日,有投资者表示,泛亚所新系统已经无限期延期。而泛亚所公告对此称,原计划升级的现货挂牌交易系统近期需广泛征求交易商会员、授权服务机构的意见,并在充分征求会员意见的基础上报监管部门同意后再行确定新系统上线时间。

  此外,海西所,面对多重因素叠加的流动性问题,泛亚所急需引入新的资金或战略投资者入场。泛亚所内部人士亦曾对记者称,泛亚所希望尽快通过五部委的联合验收,引进战略投资,升级交易模式,解决当前危机。

  此前,单九良以个人身份借壳港交所上市公司意马国际,而且并未明确披露是否涉及泛亚所。泛亚所内部人士曾表示,目前交易所和香港资本市场的合作只剩下谈判签约了,未来将通过定向增发收购泛融网的债权来解决这个事情。

  泛亚所还曾在8月5日发布关于与知名企业签署股权重组协议的公告,宣布泛亚重组事宜。但其并未透露知名企业是谁。而这项重组目前仍没有进展。事实上,无论是新的交易系统上线,还是资产重组,泛亚所都需要得到监管部门的认可。只有按照相关政策文件,通过五部委的联合清整验收,泛亚所才可能推进其救赎之策。

  对此,云南省金融办多位官员对记者称,目前泛亚所问题由昆明市相关部门处理,对具体情况不知情。9月21日,记者多次联系泛亚所方面但均未获得回应。一位投资者告诉记者,华益金安,泛亚所近期一直正常办公,但一般投资者无法入内。(每日经济新闻)